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公司改制她从机关分到了她现在呆的生产单位的
    《公司改制她从机关分到了她现在呆的生产单位的》 时间:2017-06-14 15:58
      蚊子嗡
     
    老张原在机关干文秘工作
     
    老张今年也都49岁了,她的嘴呀,啥都要说,这一说,搞得周围的人们大都远离她,不敢跟她多语,怕说了不该说的话,让她
     
    到处添油加醋地乱讲。
     
    7月7日下午快下班,小伟从外单位回到室里,他的后背衣服都湿透;他热得一回到室里就拿起杯子到饮水机前接了凉水,一下
     
    子喝了三杯水,喝完水坐下想静一静;老张轻轻地走到小伟身后,附身对着小伟耳朵低语:昨天给老白说了她朋友小琴不支持
     
    我的工作,让她给说说好话,疏通疏通;昨天我还去拿回好多零件,今天一个也没拿回;看,给老白说了,她不帮忙,使坏了
     
    ,不知她给小琴说了啥,今天一个零件也不给我们发。
     
    小伟在那里仅仅坐了一会儿,本想呆到下班的;看老王没有停下话的意思,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,听到这样的耳语,耳朵像
     
    蚊子咬,他坐不住了,起身就走;走到楼下,回头自语:真是非呀,与这样的人呆一个室真别扭,宁愿到外单位处理业务,也
     
    不愿呆室里享受空调的凉风,听着蚊子嗡嗡叫;真烦,有机会找领导换个室算了。
     
        一些人总在大声说些让人开心的话,一些人喜欢小声说些让环境气氛紧张的话;都是话,心态不同,话的味道就不同的。